中国美术馆5月5日讯 2019年5月3日,由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文化局、澳门艺术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共同主办的“美在新时代——中国美术馆典藏大师展”在澳门艺术博物馆开展,以此志庆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两地同叙手足情,共圆丹青梦。澳门社会文化司司长谭俊荣、中联办副主任薛晓峰、澳门文化局局长穆欣欣、澳门旅游局局长文绮华、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澳门日报社长陆波、澳门美协会长陆曦、澳门颐园书画会常务副会长萧春源及澳门文化局副局长陈继春等嘉宾出席了开幕式。

开幕式现场

 

  中国美术馆肩负着弘扬中华文化、推进美术交流的重要使命,尤其重视与港澳艺术界的互动合作。吴为山馆长强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民心相通,实际上是需要通过丰富多彩的展览、交流、研讨等活动落到实处;祖国的文化财富也是香港、澳门同胞的文化资源。今年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把祖国的文化财富送到澳门,隆重庆祝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使当地观众感受到祖国文化的温暖,意义非凡。

  吴为山馆长谈及该展表示,这次借澳门艺术博物馆的殿堂来展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国宝可谓适得其所、适逢其时。我不得不自豪地向澳门同胞介绍这次展览的作品,可以说是丰富厚重、充满创新的力量,大师情怀、大美风范、大国气度一起组成展览的大境界。具体说来有两方面:一是选择了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从传统出新的一批大师的作品,以期在纵向的历史坐标上呈现他们艺术的深度、厚度、高度。二是选择了如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中西融合的一代大师的作品,在横向的东、西方文化碰撞交合中去体现大师创作的包容性、广阔性、博大性。纵横交织,在一个广阔而深远的文化时空中来审视艺术现象,以大师为单元解读梳理百年来中国美术发展的源流、体系与艺术特征。展览中的这些大师经典既是当时、当代的创造,又以其超越性透溢出历久弥新、与时俱进的精神魅力。

  穆欣欣局长在开幕致辞中代表澳门特区政府文化局、澳门艺术博物馆向中国美术馆多年来的积极支持感谢,她表示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教授创作的“白石老人”和“国画大师潘天寿”两座铜雕作品一并展出,让观众透过塑像瞻仰大师丰采。希望观众透过本次展览,从经典之“美”中,获取源源不断的精神资源和创新动力,也从“新时代”背景下,思考中国美术前路的契机与挑战。

  张晴副馆长在开幕致辞中说到,这次展览选择了中国20世纪的大师之作,在澳门回归20周年之际,将祖国的文化财富送到澳门,让澳门同胞感受到祖国灿烂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希望两馆还要继续加强合作与交流。

穆欣欣局长致辞

  张晴副馆长致辞

 

  展览缘起于2017年吴为山馆长到访澳门,他特别访问了澳门艺术博物馆,并与澳门文化局、博物馆的领导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吴为山馆长提出在澳门回归20周年之际,将祖国的文化财富送到澳门,让澳门同胞感受到祖国灿烂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这一提议当即得到了赞同。

  本次展览作品全部为中国美术馆馆藏经典,按照大师艺术取向和创造路径,划分为入古出新、引西润中两大板块。入古出新部分选取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叶浅予等7位大师不同时期的中国画花鸟、山水、人物作品。包括国立轴、4套册页共56件以及馆藏吴为山馆长创作的向大师致敬的2件雕塑作品。

  以齐白石为代表的一代艺术家在传统基础上进行渐进式拓展,成功地在传统内部实现语言变革,开创出中国画发展的新阶段。他们的艺术都注重现实感受和时代审美经验的表达,面向生活、师法造化,体现出强烈的主体意识和时代精神,不仅能与古为徒,而且能入古出新,开世纪之新风。在时代变革,东西方文化剧烈碰撞、激荡的语境下,他们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坚定本土文化的立场,传承传统文化基因,挖掘中国绘画自身的潜力,在笔墨中立定精神,在混沌中放出光明,千载以下,开源导流,文脉不绝,真正实现了传统中国画的当代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此中作品异彩纷呈、气象万千。其中,齐白石“似与不似”,以个人真挚情感为基点将传统文人画的简括抒情与民间绘画的纯朴热烈相结合,开创了大写意花鸟画的世纪新风,其代表作《花卉草虫册》工笔草虫尽工极妍,栩栩如生,简笔写意,红花墨叶,一派灿烂清新;黄宾虹“抱道自高”,将绘事提升到学以问道的高度来研究,将“诗书印”、“文史哲”的综合修养融入绘画,并希冀以绘画去表现和振兴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其作品《万松烟霭》体现了黄宾虹“浑厚华滋我民族”之追求,蕴含了中国文化的温柔敦厚和深邃幽缈;徐悲鸿“一意孤行”,引进西方写实方法改造中国绘画,展览中《战马》融写实造型与笔墨意趣于一体,墨舞神飞而真气远出。

  此部分以吴为山馆长创作的齐白石、潘天寿肖像雕塑作为引首,以大师为单元,从源流与体系建构上梳理出展览的基本流线和逻辑,蕴含在作品中的精神气象展现出民族艺术强大的生命力。

  第二部分引西润中,选取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庞薰琹、颜文樑、吴作人、吴冠中等7位美术大师的作品。包括国画、油画、水彩共28套,可谓群峰并峙、经典灿烂。他们是20世纪推动传统美术进入现代形态的第一代美术大师和传派。他们都学贯中西,不仅传统文化修养深厚而且都负笈海外,取法西方古典写实主义到印象主义,直到现代艺术各流派,深得西方文化精髓。他们将引进与传承相结合,把西方表现语言和造型观念与民族审美意识相结合,以各自融合中西的艺术实践开创出中国美术现代新质,开宗立派建构起中国现代美术体系,影响了百年中国美术的发展进程。

  这些中国美术的大师和精英无不底蕴深厚,并由深层的文化自觉和自信激发出弘道精神,在这些国画、油画、水彩作品中,不论是徐悲鸿《奔马》、刘海粟《红荷翠羽》、吴作人《三门峡工地》、吴冠中《鲁迅故乡》,都体现出正大、至刚、至中、至正的精神品质和文化气象,也凝聚着中国人亲近自然,赞美自然,发现美、创造美的诗意文心。

  本次展览主题为“美在新时代”,实谓“经典在新时代”之意。这些中国美术的经典闪耀着思想和智慧、反映了民族的品格和时代的内涵,既是当时、当代的反映,又以其超越性透溢出历久弥新、与时俱进的精神魅力。在新的语境下,在与观赏者的心灵对语中,在研究者的阐发梳理下,作品中所承载的人文精神和思想情感被激发出新的活力,展示出新的价值和意义。美在新时代就是要从大师创作的经典之“美”中获取源源不断的精神资源和创新动力,从经典之“路”中坚定中国美术发展的道路自信,从经典之“思”中,坚定对中国美术的思想体系、文化价值的自信,从而在推动中国美术传统在当代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过程中,传承经典,活化精神,让优秀文化的基因在当代社会发挥出更大的价值,以期在世界多元文化的宏观格局中理性、辩证地看待传承与创新、民族与世界的问题,在凝视与对话中找准自身文化的坐标,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嘉宾参观展览 

    

展厅现场

  

  

  

  

  

  

  

吴为山馆长创作的雕塑作品《国画大师潘天寿》 

  

吴为山馆长创作的雕塑作品《白石老人》 

  

  

 

 

  美在新时代 

  前言

  “美在新时代”展览是中国美术馆的品牌展览。说它是品牌,因为其一,展览所选的作品都是大师之作,也有当今艺术家围绕20世纪大师,以大师为题材,表现大师艺术精神,向大师致敬而创作的作品。其二,因为这个展览2017年11月份首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时引起国内外轰动。数九寒天,观众在美术馆外排了两公里长的队伍,男女老少、社会各界人士络绎而至,蔚为壮观,一时间成为全中国美术界的佳话。这景象也载入美术馆的历史,用美术经典为美术馆书写了辉煌的一页。

  澳门是镶嵌在祖国版图上的一颗耀眼的明珠。5年前,习近平主席亲临澳门,在28小时内出席15场活动,发表系列重要讲话,对澳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社会安定取得的成就给予肯定,寄语澳门同胞团结一心、再接再厉,携手续写更加精彩的澳门故事。今天,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中国美术馆将“美在新时代”展览送到澳门,亦是表达一份深深的情意。

  我曾经于2017年到访澳门,特别访问了澳门艺术博物馆,与澳门文化局、博物馆的领导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提出在澳门回归20周年之际,将祖国的文化财富送到澳门,让澳门同胞感受到祖国灿烂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特别是20世纪优美的创作,这将为增强文化自信起到促进作用。在座的穆欣欣女士、陈继春先生听后击节赞赏,这就是展览的缘起。我本人在澳门回归之前就在联合国教科文总部举办过展览,之后与澳门教育界、文化界结下深厚友谊,深知澳门同胞对祖国文化的情感,且有极高的鉴赏水平,能从作品中感受到文化的丰富博大以及祖国的爱。我这些年来一直以雕塑追寻大师艺术精神,先后塑造了500余尊文化先贤的雕塑作品,展览中这些大师我都曾做过雕塑,这次展览也从中国美术馆的馆藏中选出2件,借以表达对大师的敬仰之意。

  这次借澳门艺术博物馆的殿堂来展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国宝可谓适得其所、适逢其时。我不得不自豪地向澳门同胞介绍这次展览的作品,可以说是丰富厚重、充满创新的力量,大师情怀、大美风范、大国气度一起组成展览的大境界。具体说来有两方面:一是选择了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从传统出新的一批大师的作品,以期在纵向的历史坐标上呈现他们艺术的深度、厚度、高度。二是选择了如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中西融合的一代大师的作品,在横向的东、西方文化碰撞交合中去体现大师创作的包容性、广阔性、博大性。纵横交织,在一个广阔而深远的文化时空中来审视艺术现象,以大师为单元解读梳理百年来中国美术发展的源流、体系与艺术特征。展览中的这些大师经典既是当时、当代的创造,又以其超越性透溢出历久弥新、与时俱进的精神魅力。我们看到:

  齐白石“似与不似”,一藤终古接天涯。他以个人真挚情感为基点将传统文人画的简括抒情与民间绘画的纯朴热烈相结合,开创了大写意花鸟画的世纪新风。作品有草间偷活之天趣,有活色生香之生机,天机物趣,毕其豪端。工笔草虫尽工极妍,栩栩如生,简笔写意,红花墨叶,一派灿烂清新。 

  黄宾虹“抱道自高”,将绘事提升到学以问道的高度来研究,将“诗书印”“文史哲”的综合修养融入绘画,并希冀以绘画去表现和振兴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他用一生九十年光阴所求证的“浑厚华滋我民族”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的温柔敦厚和深邃幽缈!其作品蕴含上追三代古意的内美与不断探索实验所包孕的现代性。观宾翁之画,千笔万笔归于一笔,山川万物活泼圆融,一片化机。

  徐悲鸿“一意孤行”,心怀振兴中国美术之壮志,负笈西洋,寻求艺术真理。他身体力行,苦心孤诣,引进西方写实方法改造中国绘画,开启了中西比较的文化背景下,以西融中创造民族新文化的道路。他的大型主题性美术创作以古喻今,蕴含历史的深度和人道主义的激情,在风雨如磐的时代发出振聋发聩之声。他还将这种家国情怀以托物言志的方式寄寓在笔下的万物生灵,成为那个时代乃至当下民族精神的另一种生动象征。其笔下之马,有一洗万古凡马空之气慨,无论是“哀鸣思战斗,迥立向苍苍”的战马,还是昂扬驰骋的“群奔”,都在写实主义追求中融入浪漫气质和象征意味,以写实造型构建内在风骨,以恣意灵动的笔墨书写外化写意形态,墨舞神飞而真气远出!它们不仅是徐悲鸿人格气质与创作激情的熔铸,也是民族文化和时代精神的写照,更成为中国艺术形象创造中永恒的经典。

  傅抱石“其命维新”,在天地交接、乾坤气动的笔墨表现中独创“抱石皴”“傅家山”;在水墨淋漓、真宰上诉的律动中获得精神自由,建构了一个自在超然的艺术本体。他以追光蹑影之线写通天尽人之怀,由有形之线趋向于无形之势态,以至于老子“恍惚”之境。“抱石皴”无疑是最能体现“恍惚”的线性形式:它超拔沉沦之存在,远离现实之况味,以“仅少之形,因附色于‘无’成象而展开”,亦真亦幻,亦动亦静,通明澄澈,湛而弥深,既是自观自听,自视自照的映现,亦为中国古典艺术精神之“聪明”“老境”的彰显。在他的作品中,线的美学特征和虚实有致的天才表现不仅传达了抱石先生由于书法篆刻而体现的功深百炼的底气,还折射着他以线性而神合心性的自在与悠游,这是由技而道的艺术体验,是一线横空绘乾坤的图像表征。

  中国美术有深厚博大的历史积淀,传承了体系性的思想观念与表现方法,现代以来又在中西文化的交融中形成了新的经验,重温这些大师经典,仍然能从中汲取不息的精神之力,新时代只有在全球化的文化语境中,尊重传统的价值,找到中国美术内在的发展规律,面向伟大丰富的社会变革,又依靠本土艺术资源的支持,才能不断创造出具有中国精神和符合中国艺术文脉逻辑的成果。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2019年4月

  作品欣赏



 

 北海 颜文樑 中国美术馆藏

群虾 齐白石 68.8x33.7cm 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荔枝 齐白石 国画 1948年 170.2×68.1cm 中国美术馆收藏

万松烟霭 黄宾虹 132.6x66.5cm 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战马 徐悲鸿 1942年 110.5×61.3cm 中国美术馆藏

红荷翠羽 刘海粟 中国美术馆藏

红荷翠羽 刘海粟 中国美术馆藏

荷花(露气) 潘天寿 129.6x154.2cm 1958年 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风景 林风眠 中国美术馆藏

 觅句图 张大千 1944年 116.6×43cm 中国美术馆藏

盛装 庞薰琹 1942年 43.5x44.5cm 中国美术馆藏

静物(瓶花) 庞薰琹 油画 1947年 布面油彩 45×60 中国美术馆藏

观瀑图 傅抱石 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三门峡工地 吴作人 油画 1956年 118x150cm 中国美术馆藏

山静瀑布喧 李可染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 鲁迅故乡 1977年 48x61cm 中国美术馆藏

印度婆罗多舞 叶浅予 国画 1962年 97×57cm 中国美术馆藏

荷花舞 叶浅予 国画 1978年 93×80.5cm 中国美术馆藏

  吴为山 白石老人 铸铜 2004年 31x25.5x188cm 中国美术馆藏

  国画大师潘天寿 吴为山 铸铜 2006年 40×52×98.5厘米 中国美术馆藏